短短几年乐视从视频网站发展成为涵盖七大产业的互联网公司,掌门人贾跃亭首次参加中国IT领袖峰会,与百度李彦宏等同台对垒。

共享经济发展还需IT助力

会后,在接受证券时报-莲花财经记者专访时,贾跃亭说: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并不是难以超越的,乐视必须得站在比它们更远的未来再来考量到底用户需要什么、未来市场是什么样,才有可能去超越它们。

■本报记者 贡晓丽

贾跃亭说,乐视已经完成生态闭环,未来2至3年战略计划是全球化和生态开放。

作为写进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的热词,“共享经济”正在被各界人士持续关注。其在原有的产业之外,创造出全新的细分市场,也挖掘出大量就业机会。在这样一个经济转型的阵痛期,共享经济正成为一个抢尽风头的亮点。

全球化

无论如何夺目,共享经济都离不开IT的助力。闲置资源的调度,需要众多点对点供给与需求的实时匹配,这都是基于信息技术的建立之上。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使信息的分发和获取更及时、更容易,实现线下资源的中心调度和按需提供服务,信息的传递和数据的积累促进共享经济发展。

今年的IT领袖峰会,乐视被视为中国互联网三巨头的最有实力竞争对手,然而贾跃亭并不这么看。

“共享”从1.0到2.0的难题

乐视的生态模式跨了很多产业,有一些领域和BAT直接竞争,比如视频、云计算平台,甚至内容领域也有一些竞争关系。乐视模式跟BAT完全不在一个维度上,这些巨头很难打倒乐视。贾跃亭说。

虽然共享经济在全球势如破竹,但其面临的升级困境也在困扰着产业里的每一个人。

贾跃亭认为,乐视的成功是在更高维度的竞争策略来推动公司发展。他认为,真正的创新包括产品创新、技术创新、模式创新以及乐视独创的生态创新。生态创新,并没有动用大量传统资源。贾跃亭说。

“共享经济”的概念在1978年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的两位社会学教授提出。让共享经济变成人类共识的是Uber和Airnbn。这两家为代表的美国企业,让共享出行、共享空间进入用户眼中。如果以2010年在北京成立的易到用车为代表,中国共享经济的发展基本与全球步调一致。

乐视对伟大的定义不同,真正伟大企业关键的验证标准是能否为全球用户提供价值,全球用户能否认可你的产品和服务。

共享经济经历六年多的发展,回顾互联网的时代背景可以发现,共享经济模式的进化,实际上应该放到互联网3.0时代的背景来理解。

在贾跃亭看来,中国传统互联网企业的成功,主要利用了中国人口红利、市场红利甚至是政策红利,互联网产业基本都是复制美国模式。
我们希望乐视替中国企业探索出一条道路。贾跃亭表示,乐视的全球化是生态全球化,硬件是突破口,乐视云是先头部队,然后是互联网,再带着我们的内容出去。而内容全球化,绝非中国内容全球化,而是真正全球化的内容,这也是乐视影业很早在好莱坞设立自己公司的原因。

据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解析,目前中国正在逐步开启互联网3.0时代。在从PC互联网进化到移动互联网时代,并逐步朝着物联网、互联网生态时代前进的过程中,中国近20年来的互联网发展,如果以企业为座标的话,经历了以新浪、搜狐为代表的1.0信息时代,和以BAT为代表的2.0服务时代,以及以乐视为代表的互联网生态时代即互联网3.0时代。

贾跃亭表示,乐视生态全球化是内生为主,外延为辅,自身业务的成长、自身业务推进和拓展为主,并购为辅。

中国的共享经济乃至世界的共享经济,发展过程中都必须克服几个难题,那就是如何通过收益促进参与,最大程度地调动包括C端和B端的各种资源,并使之实现最大程度的交互共赢;如何最大程度地利用现有资源进行共享,做好利益的深入再平衡;如何进一步解决信息不对称和资源不对称,实现充分共享,从而最大程度地提升社会公共效率。

2016年首先希望进入美国市场,真正让产品在美国市场落地。贾跃亭透露,今年的目标是全球化,第一站将是美国,明后两年将把生态开放作为第一战略。

如何解决这三个难题,不仅关系着中国共享经济从1.0时代到2.0时代的进阶发展,同时也关系着中国互联网生态经济的深入发展。

生态开放

在联想CEO杨元庆看来,代表“共享”的Share,翻译成“分享”更为恰当。“分享,更重要的是后面连接着经济,经济是要花钱的,不是免费的。”

谈及乐视的生态版图,贾跃亭说:99%企业家都是站在现在看未来,或者站在自己角度来看自己的未来。乐视恰恰相反,从战略上,乐视是站在未来看现在。

经济跟分享从来分不开。“可以说分享经济毫无疑问跟IT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,没有IT技术的发展,就没有今天的优步、滴滴。”在2016深圳IT领袖峰会上,杨元庆如是说。

今天可以看到,乐视的生态闭环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是生态开放。在贾跃亭看来,乐视生态看似和旗下布局的七个产业中的传统企业都是竞争对手,但是深层次来讲,有可能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。贾跃亭提到了乐视与酷派、TCL等IT硬件厂商的合作。

共享经济的魔力在于,通过实现碎片化供给和多样化需求的匹配,开辟巨大的增量市场。另外,共享经济还可以通过高运营杠杆作用,改变供给的成本结构,使其更具规模效应,对供给和需求都带来巨大革命。

生态模式是用互联网作为一个基石去变革传统产业。贾跃亭说,传统产业当中也有很多精华的部分是互联网公司不具备的,需要大量真正的传统产业大牛来进入生态体系,从而给乐视带来很多自身不具备的经验、资源等,但同时传统产业必须实现跨界创新。

“过去我们给电脑用户服务,要建很多维修站、雇佣很多第三方,投资很大。利用分享经济的思维,改变成提供上门服务,用户满意度可以大大提高,而且可以跟工程师紧密联系。同时也节省了建立维修站的费用,企业效益会更好。”杨元庆举例说。

贾跃亭表示,乐视的生态开放策略有三大军规:第一,乐视不会做简单加法,必须能够有化学反应,创造全新元素和全新价值;第二,乐视的目标绝对不仅仅是为了瓜分市场份额,而是真正通过乐视生态创新推动产业进步,推动社会进步;第三,生态的核心是用户,通过生态创新和跨界创新不断给用户带来全新体验和价值。

杨元庆同时认为,基于IT技术的分享经济远远没有做到最好。

但共享经济的发展,目前仍处于低端的闲置资源共享,C端共享和所有权与使用权共享阶段。可以说,面临互联网时代的飞速发展,中国的共享经济也需要一次提速和升级。而乐视生态共享概念的提出,或许能够让整个产业提前进入共享2.0时代。

“乐视作为友好的生态合作伙伴,最大的特点就是开放闭环。”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说。这个模式把原来传统理论下很多看似矛盾对立的东西进行统一。“生态共享的特征包括全方位共享,不但闲置资源,非闲置资源也可以共享;打破所有权与使用权的边界,每个人或企业都可以是使用者,也可以是所有者;共享经济的最大的价值是释放价值,而乐视生态创造的共享经济,是创造新的价值。”

“目前被火热关注的共享经济其实是狭义的共享。”贾跃亭认为,“真正的共享经济更多的是经济和资源的共享,包括能力的共享、资本的共享,最后实现价值的共享。如何能够真正地实现价值共享,才是创造一个全新模式的核心点。”

“乐视并没有把互联网当成产业来做,而是真正地把互联网当成经济基础来做,用互联网和云基础的特性进行变革,再把看似不相关的产业融为一体,产生创新变成全球的新模式,给全社会全行业产生价值。因此,乐视生态共享的一个重要理念是价值共享,可以把乐视创造的全新价值,能够为所有的竞争对手实现共享,变成真正的竞合关系。”贾跃亭表示。

作为一个初创型公司,如何才能创造全新的价值?贾跃亭建议:“更重要的是努力创造一个全新的或者更高的维度,而不是跟联想、BAT在同一路径下竞争。”

很多企业把美国公司的成功模式搬到中国,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发展壮大。但是接下来发展的真正着眼点要在于全球,要能够为全球用户创造价值,而不仅仅只面向中国用户。

“凡是巨大的创新都需要商业力量来推动。”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认为,企业的经营者,应该考虑怎么样用商业力量推动科技的进步,“这个竞争是非常关键的。”

“无数个创新的互联网公司从诞生开始,就面临三种命运:要么被BAT迅速复制模式,无路可走最后死亡;要么被并购,或者接受大公司参股。”贾跃亭说。

共享经济时代下互联网企业未来走向哪里?答案是跨界。“如果只是关注自己的一个领域,创新就仅仅是改良性的。”贾跃亭说。当变革大潮来临的时候,原来所有的竞争优势已经不重要了。因循守旧,是不可能产生颠覆性创新的。“互联网通过和终端、内容、服务结合,有可能会创造全新的经济形态和全新的用户价值出来。”

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6-04-19 第5版 技术经济周刊)